“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下绿色建筑发展和对策研究(五)

发布时间:

2024-05-27 15:59

“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下绿色建筑发展对策建议

▌1. 完善绿色建筑事前、事中、事后评价认证体系

(1)推进绿色建筑评价认证市场化

目前,中国绿色建筑项目认证工作仍然由政府主导,地方住建部门承担了绿色建筑星级认证的主要工作,绿色建筑有关信息相对闭塞,不利于绿色建筑认证的市场化运作。为了提高绿色建筑评价认证效率,维护公正性,防止出现市场分化,应推行绿色建筑第三方评价机制,严格区分政府和市场的职能,提高效率。有关部门可针对绿色建筑第三方评价机构和其他绿色建筑相关市场参与主体完善信用体系,建立绿色建筑相关市场主体的信用信息平台,披露绿色建筑相关信用信息,包括但不限于绿色建筑运行情况、绿色建筑实际节能减排效果等。

(2)完善绿色建筑评价认证结果管理机制

绿色建筑评价结果不是建筑开发商一次性的成绩,而是对建筑“是否是绿色”的持续评价。可将获取星级标识的绿色建筑后续管理由政府向市场过渡,推动建立绿色建筑第三方评价机制,推动绿色建筑第三方运营与维护建设,防止绿色建筑开发商的“一劳永逸”和“不作为”。政府部门要制定相关政策办法,逐步完善后期对绿色建筑实际运行效果的持续监测机制,并将实际结果和具体数据公开。此外,有关部门要加大对绿色建筑开发商施工的监管,对“洗绿”的机构和企业进行相应的惩罚,例如撤销绿色建筑标识,特定期限内不能再次申请等。

(3)推动绿色建筑评价结果价值转换

要进一步推广绿色建筑评价认证结果应用,政府部门可以对达到特定绿色标准的建筑按照评价结果授予不同等级的绿色标识,并将绿色标识公开于建筑的显著位置,提升居民对绿色建筑和普通建筑之间区别的认识,将绿色建筑逐步从泛泛而谈的概念向定性定量相结合的标准过渡。金融机构要重视绿色建筑评价结果,将绿色建筑的评价结果作为绿色建筑开发商承担的绿色贷款或绿色债券后续费用减免的依据,为获取不同等级绿色建筑标识的建筑提供力度不同的融资优惠政策。

▌2. 完善绿色建筑信息公开和流通机制

(1)建立完善的绿色建筑信息披露机制

当下,绿色建筑认证信息主要由地方住建部门掌握,公开的有关绿色建筑的信息往往只包括星级认证等少量信息,这就提高了金融机构获取绿色建筑项目信息的间接成本。要完善政府部门、金融机构和绿色建筑开发商三者之间的信息披露和流通机制,提高金融机构获取绿色建筑相关信息的效率,完善绿色建筑开发商报送信息渠道,使地方政府绿色建筑信息平台与商业银行信贷审批平台逐步实现数据对接,让监管部门、金融机构和绿色建筑消费者都能够及时掌握绿色建筑全生命周期的信息,提升绿色建筑开发商融资便利程度以降低绿色建筑融资成本,同时也有利于金融机构更好地评估绿色建筑项目风险。此外,可逐步推广绿色建筑节能减排效果在线检测计量装置,从大型公共建筑开始向住宅类建筑和小型建筑普及,并将所采集到的数据实时上传至有关平台,逐步实现数据信息对绿色建筑相关利益主体公开。

(2)推动绿色建筑信息披露标准建设

当下,建筑企业披露的环境信息仍存在标准不一致、信息不完整等问题。绿色建筑环境信息披露标准直接影响到绿色建筑开发商能否以统一的口径提供绿色建筑实际运行的量化效果,以及商业银行能否客观判断和比较不同绿色建筑项目公允价值。要加快推动绿色建筑信息披露标准建设,对绿色建筑的实际碳排放量、能耗降低数据、节水节电效果、空气质量优化等实际运行效果的各个方面规定明确的指标计算方法,建立起覆盖绿色建筑设计、图审、验收、运维及评价各环节的信息披露标准体系,引入第三方审核机制,并将所披露的信息对利益相关主体及时公开。2021年8月,人民银行发布《金融机构环境信息披露指南》,对于引导金融机构环境披露工作的规范运行具有重要意义。接下来,可对金融机构环境信息披露进行细化,按行业补充信息披露细则和标准,引导资金更加精确地从普通建筑流向绿色建筑行业,帮助金融机构和其他利益相关方管理以绿色建筑为标的资产的金融工具及其风险。

(3)逐步实现绿色建筑信息强制性披露

推动建筑行业绿色发展,实现净零排放,完善的信息披露具有重要作用,以确保各个利益相关主体能够获得并使用绿色建筑节能减排效果等有关信息。对于绿色建筑开发商的信息披露要求,要逐步实现由“鼓励性披露”向“不披露需解释”再到“强制性披露”的过渡,强调绿色建筑披露信息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实时性,防止出现“洗绿”风险。绿色建筑开发商作为绿色建筑披露信息真实性的第一责任人,要推动第三方机构对绿色建筑信息披露的审核,第三方机构对信息披露的准确性、真实性承担相关责任。

▌3. 推动金融和财政支持绿色建筑发展

(1)推动引导资金低碳配置

在间接融资层面,商业银行要继续发挥引导资源合理配置的作用,对传统建筑企业和项目进行一定的融资限制,对符合绿色建筑标准的建筑开发商和建筑项目提供优惠的贷款融资条件,在控制房地产融资总量的前提下优化房地产融资结构,促进市场资金向绿色建筑倾斜,优化建筑行业融资结构优化。商业银行要加大对绿色建筑开发贷款和绿色建筑消费按揭贷款违约概率、违约损失率和风险暴露等指标的分析投入,对与绿色建筑和传统建筑挂钩的贷款产品进行差异化定价。

(2)推动绿色建筑相关金融产品创新

加强金融机构和科研院所对绿色金融产品定价机制和结构设计的研究,提高绿色金融风险管理意识和能力,推动发展多层次绿色建筑融资体系。创新绿色金融产品支持绿色建筑的发展,将支持传统建筑和绿色建筑的金融产品区分开来。除此之外,要积极推动金融机构针对绿色建筑的成本和收益特点创新绿色贷款产品,探索将贷款产品要素与绿色建筑挂钩,积极支持绿色建筑企业发行企业债,促进绿色基金、担保基金支持既有建筑绿色改造。对于绿色建筑投资规模大、期限错配等融资问题,商业银行积极探索前期抵押担保贷款模式,落实绿色建筑开发贷的第二还款来源,待绿色建筑项目具备办理抵押担保贷款的相关条件时,再办理登记手续以置换前期担保。保险行业要继续加大力度研发并推广绿色建筑星级评价保险、绿色建筑能耗降低保险、绿色建筑标识保证保险、可再生能源发电能效保险等绿色建筑保险。

(3)推动政府激励政策落地

建筑行业在实现碳中和、碳达峰目标中扮演日益重要的作用促使政府出台激励措施,在建筑利益相关群体当中推广绿色建筑实践。政府可设计严格的监管激励,要求建筑利益相关者强制参与,也可以设计资源激励机制,建筑利益相关者可以自行选择参与或不参与激励。相关研究表明,自愿实施的激励措施比严格的监管激励更有效。政府可以设计一种或多种形式的奖励或补助以促进绿色建筑建设,从各方建筑利益相关者的角度出发,根据绿色建筑的不同建设阶段确定不同的奖励或补助形式。在绿色建筑项目发起阶段,可以侧重于对技术支持的财政补贴;在绿色建筑设计阶段,可针对设计费用提供特殊目的贷款以减轻开发商的财务压力,并激励对设计进行创新;在绿色建筑建设阶段,可以视情况给予一定的空间奖励;在绿色建筑运行阶段,可以对符合预期效果的绿色建筑进行扩大宣传并提供资金奖励。

(4)使用财政手段支持绿色建筑产业链供应链发展

提高财政支持建筑中绿色建筑的占比,政府对于绿色建筑的补助要根据实际成本增量的变化和技术进步进行实时调整,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率。对于绿色建筑供应链上下游的企业例如设计单位或原材料供应商,可以给予一定的税收支持;对于绿色建筑开发商和运营主体,可以根据不同的星级标识给予差异化、分层级的资金补助;对于老旧建筑的节能改造项目可适当设置资金补贴上限;对于绿色建筑的消费者,要加大绿色建筑宣传力度,给予一定的租金补贴,以使得绿色建筑获得更多的市场关注度和市场份额。

▌4. 积极构建绿色建筑“氛围”

(1)促进建筑理念绿色转型

绿色建筑是能够在提升居住者、使用者实际效用基础上实现降低碳排放的建筑,其中不仅包含了环境友好、节能减排、可持续等理念,也包含了提升人类生活质量、改善居住环境的内涵。在建筑设计过程中,应着眼于节约能源资源,将绿色建筑回归自然、生活环境舒适健康、使用成本节约等优势外部化。在建筑建造过程中,要充分考虑地理、社会和人文等因素,利用BIM、大数据等技术,绿色建筑方法和绿色材料并行,推动绿色建筑智能化发展。

(2)促进建筑市场绿色转型

住建部发布的《绿色住宅购房人验房指南》尚未得到有效推广。地方住建部门要向绿色建筑消费者主动提供有关建筑实际绿色性能、预计节水节电节能效果的验收方法,绿色建筑开发商有义务支持绿色建筑消费者验房。对于绿色建筑交易过程,应将绿色建筑性能和装修标准等有关指标以通俗易懂的方式写入建筑交易合同、绿色建筑质量保证书等文件中,将绿色建筑的节水、节电、节能等预计节省成本写入绿色建筑说明书中,明确绿色建筑质量责任落实主体和纠纷具体处理方式,明确绿色建筑和普通建筑消费过程和合同签订之间的区别。

(3)促进建筑消费绿色转型

由于消费者对绿色建筑的概念不够明确,无法直观感受到绿色建筑的实际节能减排、节水节电和舒适程度提高等优势,绿色建筑开发商、金融机构和政府部门要积极采取措施促进绿色建筑消费宣传。绿色建筑开发商要以直观、清晰的方式向消费者介绍绿色建筑相对普通建筑的实际优势以及后期使用成本节省估计量,对绿色建筑能够实现的环境改善、能源消耗减少和促进使用者身心健康等特点进行通俗易懂的解释。金融机构在向消费者提供住房按揭贷款时,可对绿色建筑的经济效益以及绿色住房贷款的成本节约进行进一步介绍推广。

 

参考文献:

[1]阮翔云.绿色经济理念下建筑经济可持续发展探讨[J]. 技术与市场,2021(6).

[2]姜中桥,梁浩,李宏军,宫玮,张川,酒淼,龚维科.我国 绿色建筑发展现状、问题与建议[J].建设科技,2019(20).

[3]孙鸣春.全寿命周期成本理念下绿色建筑经济效益分析[J].城市发展研究,2015(9).

[4]柴径阳,黄蓓佳.绿色建筑增量成本构成及其影响因素研究[J].建筑经济,2015(5).

[5]秦旋,王敏,刘艳刚.制约发展绿色建筑的障碍因素研究[J].华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1).

[6]张建国,谷立静.我国绿色建筑发展现状、挑战及政策建议[J].中国能源,2012(12).

[7]隋红红.推动我国绿色建筑发展的政策法规研究[D]. 北京:北京交通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2.

[8]曹申,董聪.绿色建筑成本效益评价研究[J].建筑经济,2010(1).

[9]欧阳生春.美国绿色建筑评价标准LEED简介[J].建筑 科学,2008(8).

[10]孙佳媚,张玉坤,隋杰礼,周术.绿色建筑评价体系在国内外的发展现状[J].建筑技术,2008(1).

[11]张仕廉,李学征,刘一.绿色建筑经济激励政策分析 [J].生态经济,2006(5).

[12]李路明.国外绿色建筑评价体系略览[J].世界建筑,2002(5).

[13]Yeganeh Armin, McCoy Andrew P, ReichardGeorg, Schenk Todd, Hankey Steve. Green building and policy innovation in theUS Low-Income Housing Tax Credit programme[J]. Building Research &Information, 2021,49(5).

[14]Mustaffa Nur Kamaliah, Mat Isa CheMaznah, Che Ibrahim Che Khairil Izam. Top-down bottom-up strategic greenbuilding development framework: case stud[1]ies in Malaysia[J].Building and Environment, Vol. 203, October 2021.

[15]Addo-Bankas Olivia, Zhao Yaqian,Vymazal Jan, Yuan Yujie,Fu Jingmiao,Wei Ting. Green walls: a form ofconstructed wetland in green buildings[J]. Ecological En[1]gineering,2021,169(9).

[16]Aghili Nasim, Amirkhani Mehdi. SEM-PLSap[1]proachto green building[J]. Encyclopedia,2021,1(2).

[17]Zhang Linna. Analysis of energy savingeffect of green building exterior wall structure based on ANSYS simulationanalysis[J]. Environmental Technology & In[1]novation,2021,23(3).

[18]Zhou Yan,Cai Jianmin,Xu Yiwen,WangYihui,Ji[1]angChao, Zhang Qiuqi. Operation performance evalua[1]tion of green publicbuildings with AHP-fuzzy synthetic assessment method based on cloud model[J].Journal of Building Engineering,2021,42.

[19]Serdar Durdyev, Serik Tokbolat. Aquantified model for assessment of drivers of acquiring green build[1]ingsby potential clients[J]. Environment, Development andSustainability,2021(prepublish).

[20]Zhang Ying,Kang Jian,Jin Hong.Identification of independent variables to assess green-building develop[1]mentin China based on grounded theory[J]. Energies, 2021,14(11).

[21]Alawam Yousef Saad,Alshamrani OthmanSubhi. Initial cost assessment stochastic model for green build[1]ingsbased on LEED score[J]. Energy & Buildings, 2021, 245(2).

本文来源于《西南金融》,作者李张怡,刘金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