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下绿色建筑发展和对策研究(二)

发布时间:

2024-05-27 15:36

国际绿色建筑发展情况概述

受新兴市场不断增长的人口和城市化速度的推动,到2060年,全球建筑面积预计将翻一番,建筑的快速扩张和减少排放的需要为绿色建筑领域提供了巨大的发展潜力和投资机会。然而,当下绿色建筑在全球建筑业中所占份额相对较小。在2017年用于建筑建设和翻新的5万亿美元中,全球对绿色建筑的投资占4230亿美元。世界银行的一项关于世界绿色建筑趋势的研究调查了86个国家的2078名建筑师、工程师、承包商、业主、专家和建筑业的投资者,近一半的受访者预计,到2021年,绿色建筑将占他们所有项目的60%以上,这显示了绿色建筑在总建筑中所占份额强劲增长的预期和巨大的市场潜力。综上,国际社会已将绿色建筑发展放在环境气候目标框架下的重要位置。目前,世界各国在绿色建筑评估体系和绿色建筑激励机制上已经取得一定的成绩,但仍存在一些问题和挑战。

▌1. 国际绿色建筑评估体系

目前国际上的绿色建筑认证体系主要有美国的LEED、英国的BREEAM、日本的CASBEE、德国的DGNB、新加坡的Green Mark等。美国的LEED(Leadershipin Energy & Environmental Design Building Rating System)是当下国际公认最完善的评估体系(见表2)。美国获得LEED认证的项目数量从2006年的296个增加到2018年的67200多个,截止到2020年底,LEED在167个国家和地区拥有超过96000个认证项目。

表2 国际主流绿色建筑评价体系

▌2. 国外绿色建筑的财政金融激励计划

(1)财政支持

使用税收等财政手段激励银行等金融机构对满足绿色建筑标准的项目提供低利率、低费率的贷款,对绿色建筑开发商提供宽松的间接融资门槛。英国于2020年7月启动了5000万英镑的补助资金,用于社会住房的翻新,并启动了10亿英镑的资助计划,用于包括学校和医院在内的建筑能源使用效率升级。德国政府为建筑翻新提供的资金在2020年和2021年增加10亿欧元,年度总额达到25亿欧元。日本设有补助金类政策,为建筑中能够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技术进行财政补贴,对老旧建筑的节能改造提供资金补助。韩国政府于2020年6月提出划拨5.8万亿韩元,用于生活基础设施的绿色转型,推动基础设施零排放。澳大利亚也通过降低绿色建筑开发商有关税负的政策促进绿色建筑发展,并设立绿色建筑基金,实行可再生能源补贴制度。

(2)金融支持

美国为节能住宅购买者提供价格优惠的贷款。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U.S. Departmentof Housing and Urban Development)推出“绿色再融资升级”计划,对满足特定条件的住户提供再融资。英国政府鼓励各大金融机构将绿色建筑评价与自身所提供的金融服务挂钩,根据绿色建筑评价级别提供差异化的金融服务,提高金融支持绿色建筑发展可持续性,实现金融机构和绿色建筑开发商的共赢。欧洲创建了新型家庭融资计划,引入绿色抵押贷款,银行向绿色建筑消费者提供更大规模的贷款,贷款用途包括支付绿色建筑的超额成本。加拿大当地政府与金融机构和企业合作,设立气候基金,为绿色建筑建造过程中产生的超额成本提供资金支持,并设立绿色建筑节能基金,用于减免绿色建筑消费者的贷款本息。德国复兴银行为对现有住房进行绿色节能改造的消费者提供信贷支持。

▌3. 国际上绿色建筑发展面临的问题

在美国,绿色建筑的发展面临三个主要问题:首先,虽然美国政府有相对完整的政策支持,评价体系在世界上得到了广泛的应用,但业界和公众仍然持怀疑态度。一些人认为,绿色建筑没有实现其承诺,这些承诺包括实现节能、降低环境损耗等。平均而言,获得LEED认证的商业建筑并不比可比的非LEED建筑显示出显著的一次能源节约,甚至没有显示出与建筑运行相关的温室气体排放的减少。其次,建筑师和设计师的积极性不高,因为大部分政策和经济支持都是给开发商的。建筑师作为建筑施工的最初参与者和设计者,直接决定着建筑的基本特征和性能。设计者的个人利益如资金利益、对绿色建筑应用的热情,或作为绿色建筑推动者的社会责任,对绿色建筑的推广至关重要。有些建筑师只按标准设计绿色建筑,对绿色建筑缺乏理解,缺乏对相关技术的分析和应用。最后,由于认证费用和超额技术费用产生大量额外成本,进而导致绿色建筑价格偏高,激励消费者购买绿色建筑成为一个现实问题。

在英国,绿色建筑发展情况略好于美国。作为第一个使用绿色建筑评级系统的国家,英国已经为公众树立起了可持续和环境友好型建筑的伦理意识。然而,由于设计不合理,设计质量差的绿色建筑项目仍然存在,导致能耗高于未经认证的建筑。提高建筑师和设计师对绿色建筑内涵的理解和对适当技术应用的分析能力具有重要意义。欧洲提出了许多与绿色建筑相关的概念,如近零能源建筑(Nearly Zero Energy Building,NZEB)和碳中性建筑(Carbon Neutral Building,CNB),以应对气候变化,但这些目标的实现将伴随着巨大的挑战。例如,为绿色建筑开发创新技术与技术运用之间的脱节,缺乏对绿色建筑、近零能源建筑或碳中和建筑在实际建筑过程和制定相关制度中的含义的理解,以及对现有建筑(特别是具有历史意义的建筑)的绿色翻新,这些都是英国乃至欧洲面临的主要挑战。

日本的绿色建筑实现了快速发展,基本达到了既定目标。然而,日本CASBEE体制要求经认可的绿色建筑专业人员(Accredited Professionals,AP)持有一级架构师执照,这大大降低了绿色建筑在利益相关者中的受欢迎程度。在我国,由于不同省份地理变量、经济相关变量以及与绿色建筑相关的公共政策不同,绿色建筑在不同省份的分布并不均匀。我国最近在推广绿色建筑技术方面实施了广泛的强制性政策,但其中一些还没有达到成熟的水平,比如装配式建筑,公众对这项技术仍有疑问,强制性的广泛采用可能会带来潜在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