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建筑行业低碳化转型,需市场与政府共同发力

发布时间:

2024-03-13 09:52

目前,当地建筑每超排1吨二氧化碳,每年需缴纳约260美元的罚款。我们也需要完善建筑碳排放数据库,让建筑减排有据可循。

“从统计数据来看,建筑物及其基础设施的碳排放和能源消耗占到社会总量的30%~40%,而北京、上海、香港、纽约这些高楼林立的大城市能够达到70%。因此,要实现碳中和或碳减排,建筑行业如果做不好将成为‘众矢之的’。”7月28日,在中国能源模型论坛(CEMF)系列沙龙五上,麻省理工学院(MIT)城市研究与规划系讲座教授、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郑思齐表示,不管是公共部门还是私营部门,都应当发挥力量来推动建筑行业碳中和。

这其中,市场力量的作用已经开始显现。郑思齐谈到,“双碳”目标提出以后,全社会的碳中和、可持续发展意识越来越强,而且随着人们收入水平的提高,公众对生活质量的重视程度也同步提升,环境质量正是其中的重要一部分。因此,对于低能源损耗、低污染物排放的绿色建筑、健康建筑,不管是居民还是企业,都会愿意支付更高的价格去选择。“需求量的增加也会逐渐带动供给增加,当前,不少房企已经迈上了这一赛道,采取了使用节能环保材料、提高建筑装配率等措施。这就是市场的力量。”

然而,有时候市场供求关系自身还不足以推动建筑行业低碳化转型,还需发挥外部力量的作用。

郑思齐表示,外部力量主要分为两个方面,其一是政策。“由于碳排放企业和用户没有为排出的碳付出应有成本,因此碳排放是一个负的外部性,必须得有政策来干预。在国家层面,作为‘双碳’目标的提出者,我国积极推出各项减碳政策,参与和引领全球绿色低碳发展,展现负责任大国形象;在地方层面,各级政府也很重视这项工作,一方面要完成碳减排的指标和任务,另一方面城市管理者内心也很清楚,一座城市的环境质量、生活质量也关系到其竞争力,关系其吸引和留住人才的能力。”

不仅仅是我国,其他对于建筑减碳的政策引领也倾注了同样的重视。

“我们注意到纽约、波士顿、剑桥等城市都在积极推动对城市建筑减排的管制力度。这其中也会涉及到‘包容性增长’的考量,因为这些策略通常是采取‘大棒加胡萝卜’策略,即对于高端的商业房地产以‘大棒’为主,如果达不到碳排标准就征收罚款或碳税;而对于中低收入老百姓的住宅,则是以‘胡萝卜’为主,通过发放补贴引导其进行低能耗清洁能源改造。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促进了社会更加平衡、包容的发展。”郑思齐说。

另一个外部驱动力量是资本市场。建筑行业的开发经营对资金需求量大,而当下许多大型投资机构都非常注重企业形象,将ESG作为展示其企业社会责任的重要窗口。它们对建筑行业的投资也提出了前提:要做绿色建筑或者是推崇可持续发展,才会对其投放利率更低的资金。这也是鼓励建筑行业市场发展转变的一个有力推手。

中长期看,我国房地产正处于一个转型关口,在郑思齐看来,下一步,与新能源相结合、推进可持续发展是一条很好的路子。“我国城市化已经到了一个比较平稳的阶段,建筑也从增量市场走向存量市场,现有房屋的节能改造具有很大的空间。另一方面,产业的发展也从推动传统住宅向各种产业类型建筑转变。未来,如果新能源和低碳经济产业发展迅速,与之配套的低碳产业房地产也将得到很大发展,因为它们需要空间、物流仓储、数据中心等建筑,因此低碳产业房地产在今后会拥有广阔的前景。”

有待提高的是,我国城市的建筑碳排数据库还不完善。“没有数据基础我们就无法得知它原本的排放量是多少,在这种情况下要求零排放或者减排,是没有科学依据的。波士顿在很久以前就要求每个建筑都在网络公开其能耗数据,管理部门以此为标准,制定对于其的减碳要求,如果建筑减碳量达不到要求数字,也可以清楚地计算出罚款金额。目前,当地建筑每超排1吨二氧化碳,每年需缴纳约260美元的罚款。我们也需要完善建筑碳排放数据库,让建筑减排有据可循。”

延伸阅读:

“近年来,中国在一年内建造的房屋数量比发达国家多出许多,但99%的现有城乡建筑是高耗能建筑,95%以上的新建建筑是高耗能建筑。”青海建筑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辛晓琴日前在《中国市场》杂志(2023年第2期)撰文表示,相比西方国家,我国建筑领域的能耗高出了四五倍,差距如此之大,需要警惕。“如果新建建筑在节能执行方面欠缺,就会导致建筑在后续的使用过程中逐渐转变为高耗能建筑。”

“气候变化是当今社会人类生存与发展面临的最严峻挑战之一,而建筑环境与全球每年至少40%的碳排放量有关,深度、长期的系统性行业变革已刻不容缓。”奥雅纳创研院东亚区总监徐润昌如是说道。

而仲量联行相关调研报告显示,在全球各主要城市,建筑相关的碳排放预计占到城市整体碳排放的60%,同时每栋楼宇年均碳排放量水平差距极大。

另据中国建筑节能协会等发布的《2022中国建筑能耗与碳排放研究报告》,2020年,全国建筑全过程能耗总量为22.7亿吨标准煤,占全国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为45.5%;当年全国建筑全过程(包括建材生产阶段、建筑施工阶段、建筑运行阶段)碳排放总量为50.8亿吨二氧化碳,占全国碳排放的比重为50.9%。也就是说,建筑全过程的碳排放,占了全国碳排放的“半壁江山”。

以北京市为例,单体建筑年平均排放量分布在3000吨~1.5万吨不等的区间,在此基础上,部分楼宇所获得的碳配额亏缺或可达到20%,这也意味着单个项目最高约额外支付50万~70万元,以购买配额完成清缴履约目标。而随着中国碳市场持续发展成熟,且全国及各地碳配额发放收紧,国内碳价上涨已成大势所趋。

仲量联行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李倩玲分析认为:“中国建筑领域的低碳发展之路,需要跨环节、跨专业的战略统筹、系统优化和技术落地。低碳转型需求的快速爆发之下,市场急需一站式、一体化的低碳解决方案。”在业内人士看来,推进建筑领域“全流程脱碳”,需要全生命周期的系统治理。正因如此,仲量联行构建了“战略+实施+运营+产业+认证”五位一体的低碳发展全流程服务,向上引导前期绿色设计、低碳采购和绿色施工,向下推进低碳运营、资源导入和品牌认证,最大化挖掘建筑全环节减排潜力,兼顾环境价值、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兑现,助力实现“双碳”目标。

建筑行业碳排放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 能源消耗:建筑物在使用过程中需要消耗大量能源,主要表现在电力和燃料上,导致了大量的二氧化碳排放。为了减少能源消耗,建筑行业需要采取提高能效、采用高效设备和系统以及推广可再生能源使用等措施。

2. 建材选择:建筑过程中使用的材料对碳排放也有重要影响。例如,水泥生产过程中的二氧化碳排放是主要的碳排放来源之一。建筑行业可以通过使用更环保的建材,如可再生材料、低碳水泥和其他替代品来减少碳排放。

3. 建筑废弃物处理:建筑行业产生大量的废弃物,包括建筑材料和装修材料。不合理的废弃物处理方式会导致环境污染和碳排放增加。为了减少废弃物对环境的影响,建筑行业应采取合适的废弃物管理措施,如回收再利用、循环利用和减少浪费等。

为了解决建筑行业的碳排放挑战,可以采取以下解决方案:

1. 提高能效:通过优化建筑设计、加强建筑绝缘和隔热措施、安装高效设备和系统等方式来提高建筑的能效,从而减少能源消耗和碳排放。

2. 推广低碳建筑材料:选择使用低碳建筑材料,如替代水泥、使用可再生材料、环保涂料和隔热材料等,以减少材料生产和使用过程中的碳排放。

3. 促进循环经济:建筑行业可以推广循环经济理念,通过回收再利用废弃材料、推动建筑废弃物的资源化利用等措施,以减少废弃物的排放和环境污染。

4. 引入绿色认证和标准:建筑行业可以引入绿色认证和标准,鼓励建筑企业和业主采用可持续发展的建筑设计和施工方法,以促进低碳建筑的发展。

5. 强化政策支持:政府可以出台相关政策和法规,提供激励措施,如减税优惠、补贴和奖励等,以推动低碳建筑的发展和普及。

总的来说,为了降低建筑行业的碳排放,我们需要采取一系列综合性的措施,包括提高能效、推广低碳建筑材料、促进循环经济、引入绿色认证和标准以及加强政策支持等。这些措施将有助于推动低碳建筑的发展,减少对环境的影响,从而为保护地球家园做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