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局|能源转型“先立后破”的三个维度

发布时间:

2023-05-31 00:00

“当前和今后一段时间,化石能源依然重要。因此,在此期间,化石能源与非化石能源需协调互补,先立后破,构建有韧性的能源体系,保证当前和长远的能源安全。”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顾问杜祥琬近日在“能源中国——能源转型再出发:先立后破,稳步推进”专题研讨会上做出上述表示。

当前,经济复苏、能源安全、应对气候变化等多重战略和政策目标相互叠加,如何在诸多目标之间统筹协调、在推进落实中安排好衔接次序,成为热点问题。

转型离不开金融支持——“预计2050年我国碳中和累计投资规模约为180万亿元”

“在‘双碳’目标推进过程中,我国会面临产业结构变化、劳动生产率提高、碳排放下降、GDP继续增长等情况。预计到2060年,我国GDP会从现在的100多万亿元涨到400多万亿元。”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朱民指出。

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总规划师张益国表示,可再生能源是实现“双碳”目标的主要途径。发展可再生能源是减碳不减生产力的重要支柱。近年来,我国以风电、光伏发电为代表的新能源发展成效显著。2022年,我国可再生能源发电累计装机容量首次超过煤电,达到12.13亿千瓦。

能源转型离不开金融支持。朱民表示,碳中和投资规模大、周期长、风险高。碳达峰前的投资主要集中在新能源基础设施和新能源科技创新,这将为未来转型打下基础。同时,也需要创新投资工具,对现有投融资体制进行改革,推动债券市场发展,比如扩大REITs(不动产投资信托基金)产品在新能源领域的投资规模。据分析,预计到2050年,我国碳中和累计投资规模约为180万亿元人民币。

“要加大对绿色建筑的绿色金融支持力度,做好包括绿色住宅全生命周期的绿色认定,这涉及从土地招拍挂、城市规划、住宅建筑设计到住宅建筑绿色性能监测、住宅建筑绿色性能保险保证等一系列配套。”中国银保监会政策研究局一级巡视员叶燕斐强调。

须做到“以立为先”——“立电源、立储能、立电网”

杜祥琬提醒,能源转型是做加法,而非做减法。要构建韧性能源体系,让化石能源与非化石能源协调互补,先立后破,保证当前和长远的能源安全。

能源基金会首席执行官兼中国区总裁邹骥指出,能源转型要做到“先立”,且应有“三立”。“第一要立电源,加速发展风光等可再生能源;第二要立储能,拥有一个高比例可再生能源的新型能源系统,才有可能提供稳定的能源供给,储能在此过程中将发挥重要作用;第三要立电网,中国要有强大的电网,既要解决可再生能源的就地消纳问题,又要能实现省际互通互济。如果能通过更灵活、更及时的跨地区调电输电,把现有资产存量调动起来,中国是有可能不用再建新的火电电源的。”

针对电网规划建设,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经济技术研究院院长周原冰表示,构建新型电力系统尤其需要加快建设大范围高效配置的大电网、灵活柔性智能主动的配电网,推动网源荷储协同发展,实现清洁能源的广域高效配置与就近消纳,适应经济社会高质量可持续发展要求。“规划建设大范围高效配置的大电网,需要从三个方面入手:一是科学规划布局跨省跨区输电通道;二是持续优化区域骨干电网网架;三是不断完善省级电网主网架。”

电煤消费或在2030年后进入下降通道——“预计到2060年煤炭消费量将降至约3亿吨”

电力行业减排是能源低碳转型的关键。从长期看,非化石能源将在未来整个能源系统中占据明显比重,煤炭消耗量应争取尽快达峰并进入下降通道。但从现实层面看,煤电仍起着重要作用。

“虽然2022年我国新能源快速增长,但仍需煤电补足用电缺口。非化石能源的新增发电量仍只能满足约3/4的新增电力需求,这意味着余下的1/4需求需用常规能源补足,其中一半源自煤电。”能源基金会战略规划主任傅莎说。

傅莎进一步表示,电煤消费预计将在2030年后进入下降通道,之后可再生能源电力将大幅替代煤炭,预计到2060年,煤炭消费量将降至约3亿吨。针对电煤消费下降和电力需求攀升,以及煤电行业转型面临的挑战,傅莎建议,短期内要严控新增煤电项目,设计煤电转型的顶层规划,同时,煤电企业应积极寻求转型。

以内蒙古为例,作为我国的富煤地区,该区的能源转型尤其值得关注。内蒙古北宸智库研究中心首席专家文风预计,内蒙古未来将实现“两个超过”和“两个率先”:到2025年,内蒙古新能源装机要超过火电装机,达到1.35亿千瓦以上;到2030年,新能源发电量要超过火电发电量。同时,在全国率先建成以新能源为主体的能源供给体系,率先在全国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